書包網 >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> 第二百三十六章 老人與渡鴉

第二百三十六章 老人與渡鴉

    小心!
  
      就在易春,思考著關于奈非天的相關概念的時候。
  
      下面的戰斗,出現了某些變故:
  
      原本死去的怪物,在某些邪惡力量的支配下,再次蘇醒!
  
      然后,尖嘯著朝著幾個人類撲去!
  
      復活?!
  
      易春瞬間瞪大了眼睛,他能夠感受到那些怪物體內再度恢復的邪惡生命。
  
      但這怎么可能?
  
      易春仔細感知著底下那些怪物的生命氣息,它們看起來并不強大。
  
      盡管它們的邪惡氣息,透露出幾絲下位面的黑暗本質。
  
      但過于稀薄的總量,讓它們的生命強度實際上并不怎么高。
  
      只是這些怪物的生命強度再怎么不高,恢復重傷和起死回生,也是完全兩個概念……
  
      易春聚精會神地感受著對方所使用的法術波動,這種獨特而強大的復活能力一瞬間便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  
      比起這些,那個使用自然之力的奈非天,都要往后稍一稍……
  
      對于那些復活的怪物,底下的幾個奈非天節奏明顯紊亂了幾分。
  
      不過,看起來,他們對此并不詫異。
  
      已經習慣了這種復活力量?
  
      易春若有所思。
  
      綜網同樣能夠予以玩家們,以靈魂虛弱的方式得以脫離戰場的能力。
  
      但這并不代表,綜網玩家便能夠自由地支配這種權柄。
  
      至少,易春是沒有見過哪個玩家,能夠將進入靈魂虛弱狀態的玩家再次拉回戰場的。
  
      無論在什么世界,在什么場合,再來一次總是充滿某種令人沉淪的魔力……
  
      就在易春蹲在一棵枯樹上,默默等待那個怪物再次復活它的同伴時。
  
      那個滿是猙獰紋路的奈非天,一斧頭便將其劈翻在地!
  
      哦豁!
  
      易春在心里嘀咕了一聲。
  
      他覺得,或許可以和這些奈非天接觸接觸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“我討厭沉淪魔巫師!”
  
      野蠻人霍格如是說道。
  
      他抹了抹臉上的汗漬,夾雜著血腥、泥土和油脂的汗水看起來更像是某種不明膏狀物。
  
      “你該洗個澡了,霍格!我的狼都比你干凈!”
  
      旁邊的德魯伊安哥德冷著臉說道。
  
      一邊說著,他一邊不由得打了一個噴嚏:
  
      過于敏銳的嗅覺,有時候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——當你有一個不怎么熱衷于個人衛生的隊友的時候……
  
      “所以你的狼到現在還沒有母狼!”
  
      野蠻人霍格咧了咧嘴,放肆地嘲諷道。
  
      “這才是真正野蠻人勇士該有的味道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不知道村里那些大胸膛姑娘們多喜歡這個!”
  
      野蠻人霍格錘了錘自己胸口,他覺得自己的做法沒有什么問題。
  
      “等等!有只渡鴉飛過來了!”
  
      旁邊一直邊緣op的圣騎士茲格打亂了兩人爭吵,然后舉起自己的小盾警惕地說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們好,咳……我是一個旅人,能找你們這幾個年輕的棒小伙問下路嗎?”
  
      渡鴉落在地上,化作了一個頭發蒼白、面色蒼老的長者。
  
      他所使用的語言,似乎不像是本地人。
  
      但由于魔法的力量,圣騎士茲格等人能夠聽懂。
  
      這倒并不令幾人感到奇怪——這個世界的法師們早就找到了解決語言障礙的問題。
  
      天使亦或魔鬼?
  
      圣騎士茲格瞇了瞇眼,他用審慎的眼神打量著這個陌生的來客。
  
      從對方的生命力來客,確實是一個老者無疑。
  
      但現在可不是什么和平的年代。
  
      即便對方能夠變作渡鴉,天空也并非全然安全的……
  
      那么,這樣一個看起來無比虛弱的陌生老者,又是從哪里來到這邊的?
  
      圣騎士茲格一瞬間便起了疑心。
  
      他可不會因為對方看起來像是人類,就予以完成的相信。
  
      這個世界,從來不是浪漫與仁慈的。
  
      血腥與殺戮、黑暗與殘忍,才是構建成這個暗黑世界的主要元素……
  
      “當然,知無不言?!?br/>  
      圣騎士茲格朝著對方笑了笑說道。
  
      他將小盾從胸前挪開,但沒有放下,而是斜斜地跨在腰間。
  
      而野蠻人和德魯伊,則保持沉默,充當著背景板的角色。
  
      這個分工,是他們通過充分的經驗和代價,所得到的最好選擇。
  
      “請問長者,您想知道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圣騎士茲格看似表情放松地問道。
  
      “咳……我的家鄉遭遇了一場巨大的災難——無盡的光和火吞沒了一切?!?br/>  
      “大地化為火海,森林付之一炬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光與火,在大地與空氣中,留下了強大的詛咒,使得生命無法得以延續?!?br/>  
      “我隨著信風流浪,希望能夠找到讓大地煥發活力的方法?!?br/>  
      眼前的老者如是說道。
  
      圣騎士茲格注意到,對方的眼睛渾濁而無光,但并未有邪惡的氣息透露。
  
      “還未自我介紹:我名:春,是一個德魯伊,現在正為了村子的復蘇而流浪?!?br/>  
      名為春的老者笑了笑,然后咳嗽了一聲說道。
  
      “無盡的光與火?”
  
      圣騎士茲格在心里默默念叨著對方的說辭。
  
      他并不知曉,對方說的是否是真實。
  
      但至少,他可以確定的是:
  
      對方并沒有說謊。
  
      這是一個圣騎士應該具備的直覺,就像駕馭光之力量的存在,會對黑暗無比敏感一般。
  
      而以誠實為核心誓言之一的圣騎士,自然也是如此。
  
      那會是什么?
  
      天堂?
  
      地獄?
  
      在大地與空氣中留下的強大詛咒?
  
      圣騎士茲格不知道。
  
      但如果對方說的是真的,那顯然麻煩就大了……
  
      “我們淺薄的智慧,無法予以您建議?!?br/>  
      “也許,您可以去尋找德魯伊教派的幫助?!?br/>  
      “您只需要往這個方向飛,當您看見連綿的橡樹的時候,就能夠找到他們了?!?br/>  
      圣騎士茲格在略一沉吟后,看著眼前的名為春的老者說道。
  
      “感謝,也許我能給予你們一點小小的幫助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者突然念叨著,某些圣騎士茲格所無法理解的咒語。
  
      就在圣騎士茲格下意識將小盾,防護在自己面前的時候,一股無形的力量加持在了他的身上!
  
      這種感覺……
  
      圣騎士茲格猛然瞪大了眼,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力量被極大地強化了!
  
      “法師們的杰作,不過只能夠持續不長的時間?!?br/>  
      老者笑了笑,然后便化作渡鴉離開了。
  
      “持續不長的時間?”
  
      另外一邊,沉浸在力量猛增中的野蠻人猛然抬起了頭。
  
      然后,幾個男人飛快完成了目光的對接。
  
      干?
  
      干!
  
      下一刻,他們烏拉著朝著某個方向快速跑去!
  
      那里,正有一具永不疲倦的死尸在陰暗的地道里徘徊著……
  
      
最简单的自动捕鸟陷阱